访谈︱刘晨:太平天国永安封王,为何东王杨秀清能一家独大

2019-08-12 04:27镇海新闻网
【编者按】太平天国史研究曾是中国史研究领域内的“显学”,甚至一度被作为专学而冠名“太史”、“太学”,但自20世纪末以来,太平天国史研究日趋冷落。研究农民战争、农民革命已不再是热门,过去讲“研究太平军的比太平军还要多”,如今却“门可罗雀”“门庭冷落”。
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、研究员刘晨认为,太平天国史研究的衰落“或是学术研究回归理性的一种必然”,主要与其研究领域之广、研究成果之多造成的研究难度加大有关,也与大的学术环境转变、学者们纷纷转移研究兴趣有关。与此同时,他也提出从社会史、新文化史等角度,辅以研究方法的改进,太平天国史研究仍有很大空间。
近日,其专著《萧朝贵与太平天国早期史》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刊行,澎湃新闻对刘晨老师进行了专访,谈及太平天国的信仰建构、权力排序及与小刀会的关系等内容。本文为访谈上篇。

刘晨
萧朝贵与太平天国早期史
澎湃新闻:
您最早是如何将研究聚焦到太平天国史这门“绝学”上的?
刘晨:我对太平天国兴趣的萌生,是从父亲拉着我一起看央视版电视剧《太平天国》开始的,那时我大概十六七岁。记得电视剧里有三分之一强的内容都在描写领导层的权力倾轧、党争内斗,教训惨痛。事后我专门阅读了许多与太平天国、天京事变有关的史料、文章,想要弄清历史真相。那个时间正是太平天国史趋冷的起端。没想到十几年后专门写成了一篇四五万字的文章《从密议、密函到明诏:天京事变爆发的复杂酝酿》探索天京事变的来龙去脉,后来又在这篇文章基础上写就了博士后出站报告《太平天国领导层的权力斗争》。
但我学习太平天国史的起步,是从研读太平天国人物开始的,不是这本书的主角萧朝贵,而是身背千古骂名、行为举止介乎正邪之间的捻子头目李昭寿。我曾述其生平事迹——《乱世枭雄李昭寿新论》,这是我的本科毕业论文。当时还有一个相类的人物想要琢磨——苗沛霖,两人相比,之前对李昭寿的研究少些。当时这两个人物的史料汇编我都做过,以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《捻军》和《太平天国》14本书为基础,捻军的论作也基本上读了一遍。
《太平天国》剧照
澎湃新闻:为何对萧朝贵这个不为人们关注的人物感兴趣?
刘晨:在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之下,翼王石达开之上,有东南西北四王。而西王萧朝贵身兼“天父之婿”“天兄代言”,在太平军中“勇敢刚强,冲锋第一”,地位特殊,作用重大。对于这样一位重要人物,由于他早期战死,留下的史料相对较少,对其人其事多不甚明晰。但《天兄圣旨》卷一卷二发现之后,使萧朝贵研究具有了可行性,它记录了金田起义前后和太平天国早期的若干重要史事,并透露了许多隐晦曲折或过去不为人知的事实,不少事是非常有趣的。
在阅读《天兄圣旨》时,我发现辛开元年(1851)十月以后“天兄”下凡的次数骤减,仅在壬子二年(1852)三月说了“各放胆宽草”五个字后便匆忙消失,直到同年七月份萧朝贵再次出现,又突然战死,结束了一生。这和他在此前三年的时间里下凡多达120余次,事无巨细指示掌控太平天国各项事宜形成了鲜明对比,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。
带着解决这份悬案的决心,几乎花费了一年的时间,终于写成《天兄的缄默:水窦村之战后萧朝贵踪迹考》一文,这是我关于萧朝贵研究的第一篇成体系的文章。随后,又循着这条线索,相继撰写了一系列文章。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,以萧朝贵生平为时间纵轴,将萧朝贵短暂一生与太平天国早期的历史结合起来研讨,于是便形成了这本《萧朝贵与早期太平天国史》。这本书的初衷并非是为萧朝贵其人立写传记,而是要通过尽可能还原一个真实的农民领袖的音容笑貌,进一步拂去历史之尘埃,探索初创状态下的太平天国为何能够席卷南中国,以及“天国”如何陨落的最终伏笔。构建早期太平天国历史的发展脉络,修正以往人们对于太平天国权力结构演变的固有思维,也是这本书的题中之义。
萧朝贵石像
杨秀清与萧朝贵
澎湃新闻:杨秀清和萧朝贵二人的关系如何?
刘晨:“天兄”代言人萧朝贵与“天父”代言人杨秀清之间并非纯粹的同盟、挚友,两人在合作共事的背后,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矛盾。但“天兄”(萧朝贵)与“天父”(杨秀清)之间的关系也不能简单地视为对手、仇敌,两者微妙的政治、宗教关系以及太平天国生存的主客观环境,都决定了萧朝贵的“夺权”仅是一股无法逾越地表的政治暗潮。洪秀全、杨秀清与萧朝贵的关系是太平天国早期历史发展的一条重要脉络。
在金田起义前后,太平天国历史上存在一个“萧朝贵时代”。在“萧朝贵时代”,上帝会顺利完成起义建国前最为重要的准备工作——金田团营,太平天国也随之迎来了突进永安的辉煌。从这层意义上说,萧朝贵是太平天国的真正锻造者。
萧朝贵地位的提高有一个发展过程。一开始,萧朝贵和杨秀清合作得很好,在这个过程中萧朝贵逐渐培植私党,大肆揽权。形势的突变在庚戌(道光三十年,1850年)八月杨秀清病情加重之时。本书引用韩山文的《太平天国起义记》和洪仁玕的《自述》,证明杨秀清在这一年的八、九两个月病重。另据《天情道理书》记载,在杨秀清病重期间,萧朝贵开始代理“首辅”之职,掌握上帝会的教务、教权。萧朝贵还利用直接命令、诋毁中伤、孤立压制等手段欲使病重的杨秀清脱离上帝会的权力核心。
萧朝贵的代理“首辅”地位,一直维持到庚戌(道光三十年,1850年)十月杨秀清复出。而这种尝试性超越的失败是在辛亥(咸丰元年,1851)十月。这时,在永安城外爆发了水窦村之战,萧朝贵身受重伤,接着,在十月二十五日天王洪秀全颁布诏旨,敕封五王。杨秀清、萧朝贵的地位发生根本性的转变。永安封王,形成东王杨秀清节制诸王、一人独大的局面。“萧朝贵时代”也告一段落。所以我说永安封王是一场“悄然的政变”,政治格局发生重大变动。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key.htm
版权所有@梁平新闻网,梁平论坛,梁平民生、教育门户网站